您现在的位置: 就医网 >> 健康快讯 >> 新闻频道 >> 亲子新闻 >> 正文
学前教育迷局师资之困
谁来教育我们的幼儿?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新华网 录入时间:2011-4-27 9:01:43

   编者按   如今,“小不点”的事成了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事。家长们在为孩子选幼儿园时,不但挑环境,更挑幼师。然而,幼师队伍“新鲜血液”补充不足,阻碍着幼儿园的发

 

  编者按

  如今,“小不点”的事成了一个家庭最重要的事。家长们在为孩子选幼儿园时,不但挑环境,更挑幼师。然而,幼师队伍“新鲜血液”补充不足,阻碍着幼儿园的发展。为何会这样?

  记者带着问题进行深入采访,探寻学前教育师资之困的根源,同时也带了基层的呼声,希望更多的中职学生能够进入幼师队伍。

  董迎春园长又失望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廊坊幼教特教师范学院一行,甚至没有给山东省昌乐县府机关幼儿园带回一名应届幼儿教师。

  这与学校以公办幼儿园身份招生时的火爆场景相比,宛如隔世。

  不过,令董迎春略感宽慰的是,尽管与同去该校招聘的山东银座集团英才幼儿园、市直机关幼儿园等学校的规模、计划招聘名额不同,但回来时的“成绩单”,都统一回到了“零”起跑线。

  “入园难”,在各地园长们眼中,招生与招聘上几乎全然相反的不同诠释,成为摆在学前教育新的黄金十年里,最直接的复杂体验。

  幼师缺口究竟多大?

  2010年,毛入学率从2009年的50.9%提高到75%,《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以下简称《规划纲要》)中不到26个百分点的比例究竟意味着什么?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郭福昌给记者算了一笔细账。

  依据全国现有13.8万幼儿园的“存量”,推算未来十年的“增量”,至少需要新建7万所左右的幼儿园,方能容纳扩招的1400万名适龄幼儿,使其总数达到75%毛入学率所对应的4000万名在园幼儿数量。

  而这就意味着,未来十年,我国幼儿园大约需要纯增47万个班。按照每班“两教一保”配备,新增的教职员工总数至少在140万以上。

  而现实又是怎样呢?

  来自《乐富教育研究院2010-2011年中国学前教育发展报告》的调研数据显示:

  北京市未来三年幼师缺口近1.4万人,而每年毕业幼儿教师却只有900人。

  湖南省现有在园幼儿142万人,当前缺口就达16.5万人。如果将现有的52.7%的毛入学率提高到《规划纲要》规定的75%,全省缺口将超过30万人。

  ……

  有了这样的数据,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截至目前,重庆市的幼儿园师生比依旧维持在不到相关规定一半的1:38;也就不难想象,今年石家庄幼师专场招聘会当天,500多家幼儿园“疯抢”幼师时的震撼场景。

  “可以说,如何提供数量充足,质量合格的幼师已经成为摆在学前教育发展道路上,不能回避的关键问题。”采访中,乐富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潘佳对记者说。

  为什么留不下来?

  “连续好几年了,每年学前教育专业毕业进入幼师队伍的人数,与流出的幼师人数基本相等。”湖南省岳阳市教育局观察到的奇特现象,在很多其他城市同样得到了印证。

  “队伍不好带啊!”在园长们近乎揶揄的感慨声中,幼师已经成为跨行业人才流动率最高的职业之一,而其中待遇、编制、职业发展等问题,无不像“针毡”一样刺痛着幼师职业的神经。

  学前教育既不属于义务教育,又不属于学历教育,边缘化的定位本就造成了学前教育在各类教育中“被薄弱”的尴尬处境。

  “得不到足够拨款,又不许收费。”湖北实验幼儿园的感受颇有代表性。上级拨款80万,但教师工资就要付出100万。“不得已,只有招聘一些没有编制,或待遇要求更低的中专生作为补充。”园长说道。

  相比于公办幼儿园,重质量、靠服务生存的民办幼儿园,显然生存得更为不易。

  “我们每年的开支中,人工成本占到了62%以上。”在北京颇有知名度的北京银座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赵春梅,对于企业骨干团队人才,采取的是高薪留人策略。不过,尽管如此,在北京想留住这些有学历、有能力的高端人才,依旧困难重重。

  过去的十年,中国的学前教育公办教师规模并未随着学前教育的发展而同步发展。而政府对于学前教育投入的几乎“零增长”,在日益攀高的CPI数据面前,越发的凸显为幼儿教师对于福利待遇、职业发展、社会保障上的不满。

  “不同体制的幼儿园教师之间,同一幼儿园不同身份的教师之间,幼儿园教师与中小学教师之间"同工不同酬"的问题已经成了影响教师公平、尊严和工作积极性的重要因素。”采访中,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虞永平教授说。

  师资投入孩子受益

  “就学前教育来说,也许我们应当更加关注农村的发展状况。”在日前举办的“学前师资培养之路”园长高峰论坛上,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所长霍力岩教授说。

  在北师大对口支教的边远山区,由于学前教育的缺乏,孩子们性格普遍害羞、内向、怕见生人,在入园后的很长时间,孩子都不敢在课堂上大声表达,甚至回答问题时都低着头,更不用说像城里孩子一样唱个歌、跳个舞了。

  没有师资,没有教室,没有资金,没有教材,谁来教育这些农村的孩子?

  与城市高达85%甚至以上的学前三年毛入学率相比,许多中西部农村甚至不到20%。《规划纲要》中75%毛入学率里的农村比重,可想而知。

  相较而言,城市学前教育出现的“入园贵”、“入园难”更像是成长中的烦恼。学前教育与优质幼教师资之间的供需矛盾,在“独二代”婴儿潮来临之际,越发地被放大了。

  “双语教师”,在各类师资中,这可是“紧俏”人才。但凡稍有名气的幼儿园,宣传画册上都会重点标注:本园提供双语教学。

  不过,倘若走进课堂,又是另一番景象,无非是26个字母,或拿着课本跟着老师学话。真正提供双语学习环境的屈指可数。

  本科生倾向于研究,不愿当“孩子王”;中专生能尽快进入角色,但科研能力较差,需要靠职后教育来弥补。各自的短板在应对专业性较强的课程时,显得尤为突出。

  “在英语、音乐等专业化较强的学科,国际上更多地采用第三方教育服务的方式加以植入。”采访中,拉法法儿童教育机构总裁葛文伟说,这样各幼儿园可以集中精力于五大教学领域及日常管理。

  教育从来都不是“是非题”,更多的还是方法论,师资培养上的每一份投入,最终均会将益处落实在我们的孩子身上,而这也是国家落实教育公平的基础所在。

责任编辑:顾苗
相关新闻
南京将免幼儿基本教育费
我国为学前教育制清晰规划
幼儿感染细菌脸上生大疱
台湾6个月到未满1岁幼儿开始接种甲型流感疫苗
幼儿服“糖丸”后瘫痪
本周热点回顾
  频道热文推荐
 
  健康社区
  精品频道